2015 年北京骨髓库来学校宣讲,号召学生把造血干细胞配型信息入库,待需要骨髓移植的患者查询,需要时以备捐献。我觉着是一桩好事,也入库了。

没想到今年四月末真收到北京骨髓库的通知,说我与一名患者十个基因位点配型全相合,问我能不能继续完成骨髓捐献。我第一反应感觉是骗子,但经过核实确有此事。

工作人员把我的反应详细记录下来了,可见我最初是怀疑的
工作人员把我的反应详细记录下来了,可见我最初是怀疑的

从动员我的工作人员口里了解到一些事实,我觉得有点唏嘘。中华骨髓库目前有超过二百五十万条志愿者配型信息,但从建立至今二十多年间,全球范围内完成捐献仅仅 7000 多例,其中北京分库只有 300 多例。相当一部分中止捐献不是因为配型不合,而是志愿者临时反悔。

骨髓捐献是自愿的,所以不能强迫志愿者,但是悔捐确实使患者在看到一丝希望后又不得不再次面对绝望。特别是在患者已经进入待移植状态时(这时候患者已经接受了大剂量的放疗和化疗,自身原来的干细胞几乎全部被杀死了,免疫力也接近零),若志愿者拒绝捐献,那患者就约等于死路一条(不过到这个阶段近年貌似有强制措施了)。

病人家属只能通过这一个个小方盒与病房内交换物品,避免污染
病人家属只能通过这一个个小方盒与病房内交换物品,避免污染
病区探视窗口,患者是被隔离的,只能通电话
病区探视窗口,患者是被隔离的,只能通电话

我觉得配型相合真的是很难得的缘分。特别是与我这样非亲缘关系的人十个基因都相合,概率很低。这时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

后续是我去接受了高分辨率配型复核,现在还在等待患者的治疗计划下来,然后就是体检和正式捐献。但这个过程可长可短,说不清具体的时间。

也有很多志愿者最终也没能捐出去,因为患者,因为各种原因,不再需要了。我不知道跟我相合的患者是什么情况,只能默默希望他或她能好起来。

呐,这事要是能成,难道不是一件大好事么。